銀勺子船長和他的丢失的耳環

銀勺子船長是一個身材矮胖的船長,他雙頰绯紅,黑色的大胡子髒兮兮的,還有一雙藍色的大眼睛。他總是穿着一身黑中有藍、藍中有黑的船長服,戴着一頂大大的紅色船長帽。當然,像大多數經曆過狂風暴雨的船長一樣,銀勺子船長受過很重的傷,他被大海奪去了一條腿,因此,他有一條木頭假腿,走起路來常常東搖西擺。銀勺子船長有兩把銀茶匙,他把它們挂在耳朵上,就像戴的耳環一樣,他的綽号“銀勺子船長”就是這麼得來的。

跟銀勺子船長在一起的還有他的鹦鹉特雷弗。特雷弗是一隻深藍色間金色的金剛鹦鹉。銀勺子船長駕駛的是一艘名叫“喬利·蒂帕特”的小木船。和大多數船一樣,他的船也有一面旗幟,旗幟上畫的是兩把交叉的銀勺子和他自己的頭像。總而言之,銀勺子船長是一個看起來很兇,其實一點也不可怕的船長。

一天早晨,銀勺子船長醒來後,打了個哈欠,伸了個懶腰,然後把腿伸到地上找拖鞋。不知怎麼回事,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。最後,還是特雷弗尖叫着說:“勺子,勺子!”銀勺子船長才發現自己的銀勺子耳環不見了!

為了尋找丢失的耳環,銀勺子船長和特雷弗把“喬利·蒂帕特”号翻了個底朝天。他把頭天晚上走過的每一步都重新走了一遍。他搜遍了船上的廚房,但不管怎麼找,就是找不到那對耳環!“噢,我該怎麼辦?”船長坐在一把長椅上想。特雷弗飛到他的肩膀上,嘴裡叼着什麼東西。“這是什麼?”船長問。然後,他認出了那個東西:一塊被撕破的布!

船長知道,穿這種布料做的衣服的人很少,隻有住在凱特貝爾海灣東邊的那個部落的人才穿這種布料。那麼,一定是他們幹的了。通常情況下,這個部落的人很友善,不會搔擾别人,但不知出于什麼原因,他們登上了“喬利·蒂帕特”号,盜走了船長的耳環!

“我們一定得把耳環要回來,特雷弗。我們航行到小島的東面去,把我的耳環要回來。”銀勺子船長一邊向船橋走去,一邊叫道。“快點,準備起航!”特雷弗尖叫着向自己的鳥巢飛去。

升起了船錨,揚起了風帆,“喬利·蒂帕特”号向着小島的東面出發了。沒過多久,銀勺子船長就能夠看到碼頭了。他牢牢地握住船舵,向着碼頭駛去。他們為什麼要拿走我的耳環呢?銀勺子船長一邊将“喬利·蒂帕特”号系在碼頭上,一邊想着。

當銀勺子船長向那個部落的帳篷走去的時候,特雷弗在他的頭頂上飛着。銀勺子船長聽到了音樂聲和大笑聲。船長伸手拂去擋住視線的幾根大樹枝,終于看見了那個部落的帳篷。部落的人正圍着一大堆火跳舞呢。看來,這個部落正在聚會!

然後,他看見了自己的耳環。那個高大的部落首領正戴着它們呢!他想也沒有多想,就從樹葉後沖了出去。“你戴的是我的耳環!”銀勺子船長一邊用手指着那個部落首領,一邊叫道。

“噢,不,你弄錯了。這對耳環是我的族人送給我的生日禮物。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部落首領說。“不,你不明白。”銀勺子船長說道,“耳環是我的。耳環上印着我的名字‘銀勺子船長’。不信,你看看。”

大個子首領取下耳環,看了看。“啊,”大個子首領說,“确實印着‘銀勺子船長’。耳環是你的。對不起,我不知道是你的。”大個子首領一邊說,一邊将耳環還給了銀勺子船長。

銀勺子船長想起自己找到的那片碎布,就将碎布交給了大個子首領。大個子首領看了看碎布,又看了看躲在一個大罐子後面的年輕族人。“是你偷了這位船長的耳環吧?”他問。那個年輕的族人低聲回答:“是的,首領,我想送給您一份特别的好禮物。”

“你不應該偷别人的東西,”大個子首領吼道,“我們要靠自己的誠實勞動獲得東西,偷别人的東西是不好的行為。這次我原諒你,但不能再有下一次!”年輕人紅着臉點點頭。

首領轉身對銀勺子船長說:“很抱歉,我的族人對你做了失禮的事,不過,别讓這個破壞我們的好心情。船長,你也參加我們的狂歡吧!”

銀勺子船長拿回了自己的耳環,高興極了。他欣然接受了大個子首領的邀請,和特雷弗一起向狂歡的隊伍走去。

銀勺子船長和他的丢失的耳環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